欢迎访问英亚体育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想当年相声曾在春晚上风光无限

  相声曾经是春晚盛宴上最重头的一道大菜。在1983年的首届春晚上,一共有9个相声节目轮番登场,当年的相声节目总时长超过了90分钟,这个记录迄今没有被打破。而去年,在总共四个多小时的春晚中,相声类节目却只有曹云金和刘云天的《说你什么好》硕果仅存。

  在春晚比重的逐年降低,被视为是相声这一曲艺形式已经趋于落寞了。有人觉得,随着小品等节目类型在春晚的异军突起,相声的没落在所难免。但有更多人觉得,以电视为载体的春晚并不适合相声这一剧场艺术的特点,十几分钟的时间长度不足以展示相声的语言包袱。而相声曾经的讽刺犀利都随着电视相声的发展逐渐淡化甚至消失,歌颂相声、马屁相声争先恐后出现。最重要的是,春晚里的相声,越来越不好笑了。

  虽然,”春晚毁了相声”的论调在热爱相声的观众乃至相声界里一直都是拥护者众,但无论如何,很长一段时间,春晚电视相声几乎成为了建国后相声的一种主流形态。更多的年轻一代观众是因为春晚才接触了相声。直到这几年,剧场相声才又开始重新回归。春晚的相声虽然经历了几轮“更新换代”,但那些经典的节目和名字,却始终让大家记忆犹新,至今回味。

  1983年,第一届春节晚会,马季和姜昆都是主持。除了主持人,相声在那时候占据的比重远远超过其他艺术类型。一代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作为嘉宾出席,并在正式节目开始前有一段单独的讲话,介绍了自己和马季、姜昆的三代师徒关系。这是侯宝林先生唯一一次上春晚。

  那一年,马季和姜昆各自说了三个段子,侯宝林侯耀文父子两个也各说了一个。因为是春晚第一年,相声节目也都相对保守。侯宝林和郭全宝表演了传统相声《戏剧杂谈》。这是相声里的经典名段,也是侯宝林最擅长的代表作之一。侯宝林15岁第一次登台说的就是这个相声,当时的段子名叫做《杂学》,此后成为他的成名作。

  整个相声就是侯宝林和郭全宝一捧一逗,谈论戏剧表演和现实生活、京剧表演和话剧表演之间的关联区别,妙趣横生诙谐幽默,展现了传统戏剧的博大精深。因为侯宝林学相声之前学过京剧,其戏曲功底在相声界公认第一,表演这个《戏剧杂谈》可谓驾轻就熟信手拈来,而这个传统段子至今仍然是经典中的经典,百看不厌。

  作为侯宝林大师的高足,马季可谓是近现代相声艺术承前继后的关键人物,也是新相声的代表人物。从第一届春晚表演节目并担任主持开始,马季前后参加了6次春晚,但他留给春晚最经典的节目也能要数他的单口相声《宇宙牌香烟》。

  这个相声顺应当年小品出现的情势,在传统相声之外融入了一些小品表演的元素,马季运用河北方言和虚构的商品,以幽默的相声方式,表演了一段推销宇宙牌香烟为内容的节目,以讽刺社会上一些商家以假乱真做广告推销劣质产品的行为。最重要的是,这个相声节目一改传统相声关注内容,以社会现实为关注对象,被认为是最早的现实主义相声节目之一。

  有意思的是,当年节目播出后,有商家立刻“抢注”了宇宙牌香烟的商标,随后宇宙牌香烟在大江南北火热售卖。 据说当时抢注商标的是黑龙江穆棱卷烟厂。在没有生产宇宙牌香烟之前,是一家县级小雪茄厂。当时的穆棱卷烟厂由于产品单一等原因,濒临倒闭。在借由马季的著名单口相声宇宙牌香烟,名声鹊起。烟厂从今严把质量关,将宇宙牌发展得红红火火。马季还帮助卷烟厂从云南大型卷烟企业调进上好云南原材料,因此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宇宙牌香烟的产品代言人和推销者。此后,该厂还成为黑龙江省十大名牌企业。现穆棱卷烟厂已归入哈尔滨卷烟总厂管理,不再生产宇宙牌香烟。不过现在去原厂址的话还能看到一座刻有有马季手书“宇宙精神”的碑。

  相声大师马三立唯一一次上春晚,表演的是单口相声《大乐特乐》。马三立擅演“贯口”和文哏段子,创立了独具特色的“马派相声”。他敢于讽刺、敢于披露、敢于与现实做抗争的精神,也是相声界里所缺乏的。不过,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春晚的亮相,马三立的《大乐特乐》并没有激起很大的反响,和他的其他经典段子相比也没有那么成功。马三立后来也表示吃不惯春晚的饭,不适合上春晚。

  不过,1985年的春晚因为第一次尝试在露天的北京工人体育馆演出,如此大的演出场地显然也不适合相声的表演。但对于之后马三立再也不上春晚,曾有采访提到,马三立自己认为马派相声主要是描绘小市民的形象并对其进行调侃,其内容不适合在春晚上播出,所以再不上春晚。

  4、群口相声《五官争功》:马季、刘伟、冯巩、赵炎、金宝,1987年春晚

  这是历年春晚里最成功的一个群口相声,也可以算得上相声史上群口相声的经典之作。传统相声里“群口相声”数量很少,佳作更少,而四个人表演的“群活”更是少见。能够像 《五官争功》这样演员众多却纹丝不乱的十分难得。这部作品由马季创作,刘伟、冯巩、赵炎、金宝一起演出。相声说的是马季获得荣誉后,他脸上的嘴、眼、耳、鼻五官纷纷前来争功,先是各自表功,然后开始争吵,相互争辩中构成了妙趣横生的包袱笑料。

  《五官争功》的创作年代是1980年代后期,当时社会上有了不少缺乏集体精神,排斥他人之风,社会上看不惯他人先进或致富的“红眼病”也开始出现,这个相声就是讽刺了这类以自我为中心不顾团结的现象。

  5、对口相声《虎口脱险》(《虎口遐想》):姜昆、唐杰忠,1987年春晚

  从1983年首届春晚开始,姜昆连续20多年都在春晚亮相,前后搭档也换了几任。但他最受观众喜爱的,还是和唐杰忠合作那十几年间的节目。而他留给春晚最经典的相声节目,很多人都会投给1987年的《虎口脱险》。

  《虎口脱险》的故事很简单,讲一个男青年掉进动物园老虎洞以后,被群众围观最后靠一位女青年提议大家解开裤腰带结在一起,最后把他拉上来。这个节目算不上讽刺相声,但也提到了当时社会找对象看身高,管理部门不作为等各种现象。但这个相声最有趣的当属对主人公心理的刻画,极其有趣生动,又富有民间智慧,加上姜昆和唐杰忠一老一少的搭档表演,可以说是两人相声艺术中的巅峰之作。

  此后几年间,姜昆和唐杰忠又先后在春晚演出了《电梯奇遇》、《如此照相》等经典作品,成就了这对春晚黄金组合。不过,这几个相声经典,都出自编剧梁左之手。而姜昆和唐杰忠的巅峰期,其实都有赖于梁左的剧本。此后,梁左转写情景喜剧《我爱我家》,加之又英年早逝,离开了梁左和唐杰忠,姜昆的相声,也不再那么好笑了。

  牛群在和冯巩搭档前最为成功的一个作品,与他合作的搭档是李立山。节目针对当时出现的社会政府不正之风,包括公款吃喝、巧立名目等各种腐败现象,做了极其有趣的讽刺揭露。这个相声后来给观众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段子里的一句台词“领导冒号”,就是说不管什么事情,只要领导想出理由,用嘴说就解决问题,也是对领导特权的一种讽刺。这个词组因为这个相声红遍大江南北,成了当时社会上的流行语言,“牛哥”也成了牛群的代名词。

  “领导冒号”今年又被重提,是因为这部作品被认为是春晚里此前唯一的“反腐相声”,而今年即将在春晚亮相的两位陕西相声演员苗阜、王声即将接过这个“反腐相声”的衣钵。事实上,讽刺相声早年间在春晚也并不那么稀奇。早在1956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的纪录电影《春节大联欢》,这个中国最早的“春节联欢晚会”里,马三立的相声《开会迷》就针砭时弊,抨击了当时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假大空。只是这些年,相声讽刺的立场越来越“移位”,从当年对社会现象和不良风气的讽刺,到如今开始对展开嘲讽。难怪节目数量也一落千丈。

  从1989年开始到1999年的10年间,春晚节目里最可乐的相声,大概都可以归给冯巩牛群这对组合。1989年,在牛群在凭借《巧立名目》走红后,他和冯巩各自放弃了原来的搭档走到一起。而两人的搭档出奇出彩,冯巩甚至被认为是“相声捧哏第一人”,两人也因此成为日益没落的相声界最耀眼的一对黄金组合。

  冯巩和牛群搭档的十年间,年年都有作品上春晚,作品大多是流行文化和社会新现象密切关联,充满时代气息。《点子公司》、《最差先生》、《有话坐着说》等等作品给全国人民带来无穷欢乐。而冯巩那一句“我想死你们啦”,甚至被很多观众看作春晚必备菜。冯巩和牛群的节目越来越变化为连说带演的丰富形式。

  在众多经典的相声段子里,有两个关于中国足球的节目大概至今让很多观众记忆犹新。在1991年的春晚上,冯巩和牛群在相声《亚运之最》中对中国足球进行了犀利吐槽。冯巩问牛群:“什么最香?”牛群答:“亚运村饭菜最香。”冯巩又问:“什么最臭?”牛群答:“中国男子足球队临门一脚,那脚最臭。”冯巩接着问:“什么话最伤人?”牛群答:“有些球迷的话最伤人——中国足球队脚太臭,不如回家卖土豆。”

  第二年,中国队迎来了第一任外籍主教练施拉普纳,因此在1993年春晚现场,冯巩和牛群上演了一台颇有新意的相声《拍卖》。节目模拟的是一个拍卖会,形式十分新颖独特。拍卖会拍的四样东西,第一样,帽子代表赵本山,那顶土气的帽子象征着晚会史上的地位。第二样是毛驴,毛驴代表着《红高粱》,这部在中国电影史上有重要意义的作品。第三样是施拉普纳的头发,第四样是冠名权……

  在这个相声里,冯巩、牛群照例一搭一档,不仅拿熟人开涮,还各种互掐对损,开场“冯巩那马掌就是我钉的”到结尾“有牛群的百叶吗?”体现这对搭档的鲜明风格。不过,这个作品最后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施拉普纳不仅亲自和两人互动,他的白头发还在两人“巧舌如簧”的一阵吹捧下,最后卖出了5万元的价。

  赖声川的表演工作坊从1985年《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开始,就一直以他的“相声系列”讨论台湾社会问题。2000年,表坊在台湾创作了《千禧夜,我们说相声》,2001年底在北京上海演出。春晚节目组在看到这台节目后,便在2002年的春晚上邀请了这台演出,18分钟的片段只截取了剧中关于上半场贝勒爷的一小部分。这大概是台湾的语言类节目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

  相声剧对于当年的大陆观众而言还是挺新鲜的事物,加上又是来自台湾的组合,观众自然是看个热闹。只是原剧立意更多关涉台湾的政治,对于大陆观众很有隔阂。而三位演员赵自强、金士杰、倪敏然如今看来都是台湾响当当的人物,但当时也不为大多数人知道。加之十几分钟的片段不足以展现原来作品的完整故事,很多观众其实也看得云里雾里。但不管怎样,因为春晚的舞台,赖声川和台湾的相声剧被更多人熟知。此后一系列相声剧的推广,也有赖这一次春晚的大力推广。

  2013年春晚的最大看点大概就属郭德纲的春晚处女秀《败家子》。因为一个《我要上春晚》的代表段子,郭德纲和春晚之间掐上了很多年,但是成名之后没几年,郭德纲还是上了春晚的舞台,并被看作最可能代替赵本山的春晚明星。

  可惜,嘲讽了春晚多年,郭德纲既没有拯救春晚,也没能拯救在春晚已经没落至极的相声。他和于谦的这个节目既不好笑也没引起反响,和他在德云社演出的效果大相径庭,最后惨淡收场。

  在这个《败家子》里,郭德纲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各种冷嘲热讽,又或者调侃老搭档于谦,而只剩下各种自嘲,各种包袱也被批陈旧,对此,郭德纲后来表示“正常”,并解释是为了照顾大多数观众。只是,之后的春晚舞台,郭德纲和德云社,似乎也没有再出现。当然,郭德纲带给春晚的又一变化是,经历了电视晚会相声30多年的发展,相声终于又回到了长衫大褂站在桌子前说的传统。

  把这个节目列进来,纯粹因为这是当年相声类节目的“独苗”。曹云金和刘云天都是80后相声演员,两人都是郭德纲的徒弟,但之后都离开德云社开始单干。曹云金虽然年轻,却在2012年、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三年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

  曹云金和刘云天在德云社的时候就有不少粉丝,单干后又在北京开了“听云轩”相声社,生意不可谓不兴隆。他们的相声在年轻观众中颇有市场。只是,上了春晚的曹云金和刘云天也只是表现平平,《说你什么好》关于两个小人物的自我调侃,总体让人记不住说了啥。但是,相声类节目只剩下曹云金和刘云天,足可见这门艺术在春晚的地位已经江河日下。而论资排辈功夫高下什么的也都不是标准,谁能吸引眼球吸引话题,大概已经成了春晚挑选相声节目的重要指标。

英亚体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