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英亚体育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牛黄(中药)_百度百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本词条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名词术语成果转化与规范推广项目提供内容 。

  牛黄,中药材名。本品为牛科动物黄牛或水牛的胆囊、胆管或肝管中的结石,全年均产。于宰牛时注意牛的胆囊、胆管及肝管中有无硬块,如有即为牛黄,应立即滤去胆汁,将牛黄取出(迟则为胆汁浸润而变黑)。除净外部薄膜,先裹以灯心草或通草丝,外面再包以白布或毛边纸,置阴凉处阴干。干燥时,切忌风吹、日晒、火烘,以防破裂或变色。本品大多取于胆囊,形较圆,商品称为胆黄或蛋黄。取于胆管、肝管者,呈管状,称为管黄。功能主治为:清心,化痰,利胆,镇惊。治热病神昏、谵语,癫痫发狂,小儿惊风抽搐,牙疳,喉肿,口舌生疮,痈疽,疔毒。①《本经》:主惊痫,寒热,热盛狂妗②《别录》:疗小儿诸痫热,口不开;大人狂癫。又堕胎。③《药性论》:小儿夜啼,主卒中恶。④孙思邀:益肝胆,定精神,除热,止惊痢,辟恶气。⑤《日华子本草》:疗中风失音,口噤,妇人血噤,惊悸,天行时疾,健忘虚乏。⑥《日用本草》:治惊病搐搦烦热之疾,清心化热,利痰凉惊。⑦《纲目》:痘疮紫色,发狂谵语者可用。⑧《会药医镜》:疗小儿急惊,热痰壅塞,麻疹余毒,丹毒,牙疳,喉肿,一切实证垂危者。

  本品为牛科动物黄牛或水牛的胆囊、胆管或肝管中的结石,全年均产。于宰牛时注意牛的胆囊、胆管及肝管中有无硬块,如有即为牛黄,应立即滤去胆汁,将牛黄取出(迟则为胆汁浸润而变黑)。除净外部薄膜,先裹以灯心草或通草丝,外面再包以白布或毛边纸,置阴凉处阴干。干燥时,切忌风吹、日晒、火烘,以防破裂或变色。本品大多取于胆囊,形较圆,商品称为胆黄或蛋黄。取于胆管、肝管者,呈管状,称为管黄。

  清心,化痰,利胆,镇惊。治热病神昏、谵语,癫痫发狂,小儿惊风抽搐,牙疳,喉肿,口舌生疮,痈疽,疔毒。

  ⑤《日华子本草》:疗中风失音,口噤,妇人血噤,惊悸,天行时疾,健忘虚乏。

  ⑧《会药医镜》:疗小儿急惊,热痰壅塞,麻疹余毒,丹毒,牙疳,喉肿,一切实证垂危者。

  ①胆黄(《本经逢原》)完整者呈卵形,方圆形或三角形,直径0.5~3厘米。表面金黄色或棕黄色,深浅不一,细腻而稍有光泽;有时外部有一层黑色光亮的薄膜,习称乌金衣;有的表面有裂纹,亦有呈麻面而不光滑的。质轻松脆,易于破碎。断面棕黄或金黄色,深浅不等,亦显光泽,有排列整齐的环状层纹,重重相叠。气清香,味先微苦,后微甜。入口芳香清凉,嚼之不粘牙,可慢慢溶化。以少许粉末,和以清水,涂于指甲上能染黄色,经久不褪,习称透甲或挂甲。

  ②管黄呈管状或破碎的小片,表面不平或有横曲纹。长约3厘米,直径约0.5~1.5厘米,表面红棕色或棕褐色,不光滑,有裂纹及小突起。断面也有很少的层次,内心多有空隙,色较深。上述牛黄以表面光泽细腻,质轻松脆,断面层纹薄而齐整,无白膜,味先苦后甘,清香而凉者为佳。主产北京、河北、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陕西、甘肃、河南。此外,四川、西藏、青海、广西、江苏、上海等地亦产。以西北、东北的产量较大。商品产于西北者,称西牛黄或西黄;产于东北者,称东牛黄或东黄;产于北京、天津等地者,称京牛黄。进口的牛黄,产于加拿大、阿根廷、乌拉圭、巴拉圭、智利、玻利维亚等地者,称金山牛黄;产于印度者,称印度牛黄。进口牛黄的色泽、气味,均不及国产牛黄。牛黄除来源于黄牛、水牛外,牛科动物的牦中及野牛的牛黄亦可入药。其外形与断面层纹与黄牛、水牛的牛黄同,所不同者外表为乌黑色;另有人工牛黄,为牛胆汁或猪胆汁经人工提取制造而成。大多呈粉末状,或不规则的球形、方形,表面浅棕色或金黄色。质轻松,气微清香而略腥,味微甜而苦,入口后无清凉感。涂于指甲亦能染成黄色,主产天津及北京。

  1.1.1.对小鼠自发活动的影响:小鼠随机分组,每组10只,腹腔注射牛黄混悬液;给药后1.5小时测小鼠5分钟自发活动次数,用给药前后小鼠活动次数之差值进行F检验,结果表明牛黄能显着抑制小鼠自发活动。(P0.01)(见表4)。人工培植牛黄亦有同样的作用。另据杉本重利报告,牛黄能对抗咖啡因。樟脑和印防已毒素等引起的中枢兴奋症状,并可增强水合氯醛、乌拉坦、吗啡或巴比妥钠的镇静作用。有人认为,牛黄中的牛磺酸和甘氨脱氧胆酸盐的镇静作用最强。

  1.1.2.对小鼠戊巴比妥钠催眠作用的影响:小鼠随机分组,每组10只,腹腔注射混悬剂,给药后1.5小时,尾静脉注射妥钠溶液25mg/kg,以翻正反射消失的指标,记录小鼠睡眠时间,实验结果表明,牛黄能显着延长戊巴比妥钠引起的小鼠睡眠时间(P0.05。培植牛黄亦有同样的作用。

  1.1.3.对水合氯醛作用的影响:昆明种或LACA小鼠18-22g,雌雄各半,分组后分别灌胃CMC、牛黄,每天给药1次,共给药3次,于末次给药后l小时,各组小鼠均腹腔注射水合氯醛190mg/kg,并以氯丙嗪作对照,观察各组15分钟内睡眠小鼠数。说明牛黄能加强水合氯醛对小鼠的中枢抑制作用,此结果与培植牛黄的作用相似。

  1.2.1.对安钠咖致惊作用的影响:小鼠分别给予蒸馏水、牛黄和培植牛黄(1g/kg),每天1次,连续5天,于末次给药后l小时,各组均腹腔注射安钠咖300mg/kg,观察各组出现惊厥的潜伏时间和死亡动物数。结果两者均能延长小鼠由安钠咖引起的惊厥潜伏时间。

  1.2.2.对印防己毒素作用的影响:实验小鼠分别灌胃CMC、牛黄、培植牛黄每日给药1次,连续7天于末次给药后l小时,各组动物均腹腔注射印防己毒素7mg/kg。结果给药组与对照组比较有明显差异均有抗惊厥作用。亦有报道培植牛黄对苯甲酸钠、咖啡因引起的惊厥对抗作用不明显。另据报导,牛黄能缓解樟脑、咖啡因等引起的小白鼠惊厥,但对番木鳖碱及士的宁引起的惊厥无效。抗惊厥作用原理与牛黄中有效成份牛磺酸可能力抑制性神经递质或调节有关。大脑皮层神经无微电泳法证明,牛磺酸可抑制自发和诱发电活动、产生超极化,与给药后表现的中枢抑制效应相符。此外,牛磺酸对脊髓和脑干的抑制作用可被士的宁所拮抗,根据上述结果,认为牛磺酸可能是抑制性神经介质,通过相应的受体或GABA受体起作用。但也有实验证明,牛磺酸对突触后GABA受体无明显亲和力、不能替代GABA抑制中枢,而具有神经调节剂(Neuromodulator)作用。中枢也可能存在着牛磺酸能神经。牛磺酸作为神经介质或调节剂的功能,仍需进一步研究。

  1.3.解热作用:给Wistar系大白鼠腹腔注射2,4-二硝基苯10mg/kg,同时,注入天然牛黄胆酸钙、氨基比林100mg/kg按时测定直肠体温,结果对照组出现明显的发热作用,牛黄及胆酸钙有抑制发热作用,氨基比林则有强大的体温下降作用。培植牛黄亦有同样作用。也有报道天然牛黄对过期伤寒、副伤寒甲、乙三联菌菌引起发热家兔体温的下降作用不明显,另有报道,正常家兔腹腔注射1-5mg/kg的胆酸钠或去氧胆酸盐的作用最强。牛磺酸对发热动物的体温具明显的解热作用。牛磺酸的解热机理研究发现,耗竭脑内5-HT能强烈对抗牛磺酸降低体温,说明5一HT系统参与作用。Kerwin等给大鼠下丘脑内注射牛磺酸能升高体温,但在较高剂量又降低体温,士的宁能对抗其升高体温效应,提示牛磺酸在下丘脑作为递质调节体温,较高剂量牛磺酸降体温可能由于扩散到其它与体温调节有关的脑区。大鼠口服牛磺酸可降低酵母引起的发热。培植牛黄亦有同样作用。兔脑室注射能阻止细菌内毒素和白细胞热源性发热,停用牛磺酸则继续发热,但抑制前列腺素E1和E2引起的发热时,没有这种现象,说明牛磺酸可能占据热源载体。

  2.1.对离体蛙心心肌收缩力的影响:按斯氏法制备离体蛙心标本,描记心脏正常收缩活动曲线后、换低钙任氏液,(含钙量为正常任氏液的1/4)灌流,蛙心收缩力则减弱,此时分别滴入1%天然牛黄0.1ml,以等量的NS作对照,结果表明牛黄和培植牛黄均能增强蛙心心肌收缩力。羽野等报告牛黄对家兔及蟾蜍离体心脏有强心作用。后来又有人用豚鼠离体心脏试验,也证实牛黄有强心作用。石坂氏曾报告从牛黄中提取一种无味无臭的酸性物质。该物质以碱中和后溶于水中,水溶液在10-7浓度时对离体蛙心灌流实验,具有显着的强心作用;当10-2浓度时仍未看到蛙心停博的毒性反应。后来进一步证明牛黄加强心脏收缩作用。

  2.2.对家兔血压的影响:家兔2.O-2.5kg,雌雄不限,以乌拉坦1g/kg麻醉,测定颈动脉血压后,分别静脉注射1%牛黄水溶液0.5ml与1.0ml/kg和培植牛黄1.0ml(1%溶液),结果均能显着降低家兔血压。早期报告,牛黄有收缩血管升高血压作用,对家兔静脉注射时,可见持续性血压上升,同时心跳增强。但岩城氏等用家兔耳壳灌流法,证明牛黄有扩张微血管的作用。牛黄及胆酸钙对豚鼠冠状血管有收缩作用,后者比牛黄作用稍弱。另外报告牛黄及胆酸钙较好的降压作用。对乌拉坦麻醉家兔静脉注射印度牛黄5mg/g或对自然形成高血压及肾型人工高血压的大白鼠口服牛黄100mg/g,均有较强的降压作用。此与前人报告升高家兔压的作用相反。家兔耳壳血管灌流证明牛黄能扩张微血管,并在急性实验中发现牛黄有拮抗肾上腺素升高血压的作用,推测这两个作用综合表现为牛黄的降压作用。牛黄主要成分胆红素有降压及抑制心跳的作用,据西村等证明牛黄降压的化学成分是胆酸,去氧胆酸等胆酸盐(特别是钙盐)和胆红素。也有人认为含在牛黄中的其它杂复合物,也是降压的化学因素。木材等从牛黄水溶性部分得到的SMC,作用类似乙酰胆碱,可便兔血压下降,此一作用可为阿托品所拮抗。

  3.1.对乙酰胆碱引起肠兴奋的抑制作用:采用4只大白鼠离体回肠肠段常规处理后,置离体器官测定仪充满合氏液的20ml浴槽内,通气,温度控制在39℃。待肠段稳定后,先描记一段肠正常活动曲线,然后在浴槽内滴入浓度为1:20000的溴化乙酰胆碱溶液10ml,描记一段肠收缩曲线作为对照。然后排出浴槽内溶液,并进行多次冲洗。待肠收缩恢复至自主运动位置时,再依次滴入10ml溴化乙酰胆碱溶液及0.2ml2%天然牛黄水溶液。描记一段肠收缩曲线,观察天然牛黄对乙酰胆碱引起肠兴奋的抑制情况。并以同样方法观察培植牛黄的作用。结果表明,牛黄对乙酰胆碱引起的大鼠肠平滑肌的兴奋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培植牛黄的作用较强。

  3.2.对氯化钡引起肠兴奋的抑制作用:实验方法同前,给以氯化钡,使氯化钡在浴管内的浓度为50ug/ml。结果表明,天然牛黄对氯化钡引起的大鼠肠平滑肌兴奋,亦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培植牛黄作用较弱。

  3.3.对离体肠自主收缩的影响:采用健康大鼠离体十二指肠肠段。结果表明,天然牛黄、培植牛黄及合成牛黄。对离体肠的自主收缩均无影响。牛黄的解痉作用,是去氧胆酸和胆酸等各成分的综合作用,但主要为去氧胆酸的作用。用小白鼠离体小肠作解痉活性的检定,以其对乙酰胆碱拮抗作用的大小来制定解痉效果。结果指出牛黄的药理活性,约为阿托品的1/10,000,罂粟碱的1/100,牛黄产地不同,质量也有差别。其他胆酸类也有解痉效果。它们作用的强弱顺序如下:去氧胆酸盐、熊果去氧胆酸盐。鹅去氧胆酸盐、胆酸盐。熊果去氧胆酸对小白鼠小肠解痉作用的性质,近似罂粟碱。和胆酸类松弛平滑肌的作用相反,牛黄水浸膏中分离出的平滑肌收缩性成分SMC,具有乙酰胆碱样作用,能够收缩消化系平滑肌。

  4.利胆作用:利用家兔胆道插管方法,研究了药物对肝胆汁分泌的影响,发现牛黄促进肝胆汁分泌的作用甚小,运不如熊胆及蟾酥。岩城氏报告牛黄和去氢胆酸具有同样的利胆作用,而胆酸钙的作用则较差。另外,木材等采用猪胆囊标本,发现除牛胆汁、牛黄水溶性成分SMC具有胆囊收缩作用外,牛黄、胆酸盐、去氧胆碱盐等均无作用。义以总胆管标本观察用药后松弛总胆管欧蒂氏括约肌使流出滴数增加情况,发现它们利胆作用强弱的顺序为:去氧胆酸盐>;鹅去氧胆酸盐>;胆酸盐>;熊果去氧胆酸盐。说明去氧胆酸盐对欧蒂氏括约肌显示最大的松弛作用,而被认为是牛黄利胆作用的成分。牛黄中所含胆酸类的作用,是使平滑肌松弛,特别是去氧胆酸解痉作用最强。牛黄水溶性成分SMC,可使胆囊平滑肌收缩,并可抑制去氧胆酸对胆囊的松弛作用,从而有助于胆囊胆汁排出。这项结果说明药理上相互拮抗的物质作用于同一部位,构成一个功能上的合作体系,共同调节胆汁排出功能。胆囊收缩物质SMC和胆汁促泌素(Cholcystokinine)一样对胆囊具有收缩作用,而去氧胆酸的作用则与其拮抗。由于牛黄既含游离胆酸,使胆管系统平滑肌松弛,又含SMC可使胆囊收缩,所以用牛黄后并不影响胆囊收缩而使括约肌松弛使胆汁排出增加的效果。

  5.对血液系统的影响:健康家兔灌胃牛黄0.1g/kgl-2次后,可使红细胞显着增加。摘除脾脏的家兔口服牛黄,也见红细胞及血色素量增加。对由于放血引起贫血的家兔,灌胃牛黄可促进血色素量恢复。又有人试验,正常家兔每次口服牛黄0.1g/kg,隔日,共2-7次,能显着促进红细胞的新生。用药次数愈多,作用愈大,但因牛黄品种而有差异。因放血而贫血的家兔每次中服牛黄。0.1g/kg,1日1次,3次后能显着促进贫血的恢复。后来又将牛黄所含成分用不同溶剂浸出,试验其对家兔红细胞的新生作用,证明维生素D为促进红细胞新生的主要成分,胆红素和麦角甾醇仅有部分作用。

  6.1.对二甲苯所致小鼠耳部炎症的影响:取小鼠随机分组,每组10只,腹腔注射牛黄混悬液,每天1次,连续3天,第3天给药后1小时,于每鼠左耳滴二甲苯0.02ml致炎20分钟,处死动物,用直径6.5mm的打孔器分别切下小鼠左右耳壳圆片,称重,计算。结果表明牛黄能显着抑制二甲苯所致小鼠耳部炎症的作用(P0.01)。培植牛黄亦有相同的作用。

  6.2.对小鼠棉球肉芽肿增生的影响:给麻醉小鼠两侧腋下各植入1个5mg重的灭菌棉球,从手术当天开始,每天腹腔注射牛黄混悬液1次,连续3天,第2天处死动物,打开切口,剥离肉芽肿,称重。表明牛黄对小鼠棉球内芽肿增生有显着的抑制效果(P0.01)。培植牛黄亦有相似的作用。

  6.3.对大鼠甲醛性足跖肿胀的影响:取大鼠,雌雄各半,随机分组,每组5只,给大鼠腹腔注射牛黄混悬剂后1小时,从大鼠右后跖腱膜下注入2.5%福尔马林0.05ml致炎,于致炎后1、3、5、7、24小时,用排水法测定踝关节以下体积。实验表明,牛黄对大鼠足跖明显的抑制作用。培植牛黄亦有相似的作用。

  7.1.抗菌作用:结合胆汁酸对结核杆菌有抑制作用,对四联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奈氏双球菌、链球菌等,鹅去氧胆酸、猪去氧胆酸及去氧胆酸均有相似的抑制作用,而天然牛黄及胆红素仅在1.6%碳酸氢钠混悬液时,对枯草杆菌有微弱的抑菌作用。

  7.2.对乙脑病毒作用:天然牛黄对乙脑病毒(A2)有不同程度的灭活作用。小鼠皮下感染乙脑病毒、牛黄对其,灭活作用时间是在毒血症阶段,而不是在脑内繁殖阶段,并且实验证明,胆红素的抑制指数量高,去氧胆酸与猪去氧胆酸次之,胆酸较低。

  8.1.对呼吸系统作用:动物实验证明,牛黄有兴奋呼吸作用。天然牛黄混悬液给药,用小鼠酚红排泄法实验,未观察到明显祛痰作用,但用5%碳酸氢钠作溶媒,腹腔注射有明显祛痰作用。猪胆酸、牛羊胆酸均有明显祛痰作用,且以猪胆酸作用最强。用小鼠氨雾引咳法证明,胆酸和去氧胆酸均有明显镇咳效应。

  8.2.对免疫功能的影响:天然牛黄与人工合成牛黄及对照组以每天100mg/kg,给小白鼠灌胃给药,每天1次,连续5天。给药后第3天腹腔注射2%鸡红细胞悬液1ml,30分钟后取出腹腔内液离心,取沉淀物涂片、染色、汁数,发现实验组皆可提高吞噬百分率及吞噬指数,提示2种牛黄均有显着提高吞噬功能的作用,这可能是其治疗小儿高热惊厥、抗炎、抗感染的基本作用之一。

  小鼠口服牛黄代用品0.6g/kg,每天1次,连续6天,体重、饮食、大小便、活动均无异常,给药12天以上,则体重较对照组明显减轻。如服以上剂量的10-30倍,则多有腹泻,有的呈昏迷状态而死亡;牛黄则很少腹泻,死亡率也较低。小鼠服牛黄或胆酸钙2g/kg,1周内没有死亡。高血压大鼠,每天服牛黄100mg/kg,共15周,脑、肺、心、肝、肾、肾上腺、脾、精囊等脏器肉眼所见均无病变。胆汁口服时无毒,但如静脉注射,则产生严重的神经系统及心脏的抑制,并发生溶血。主要是其中所含的胆酸所引起。静脉注射胆盐引起显着血压下降并伴有心率减慢。离体心脏灌流时,胆盐也使心率减慢、收缩幅度降低,并可引起心律不齐甚至心室颤动。注射胆汁并可引起胃肠道活动增加。小量胆盐可使骨胳肌活动增加,搐搦,痉挛,大量则抑制。上述作用可能是由于抑制胆碱酯酶所致。毒性:天然牛黄15g/kg灌胃给药后,多数小鼠活动明显减少,倦伏于鼠笼,继续观察7天,未见任何毒性作用。天然牛黄、人植牛黄腹腔注射对小鼠的半数致死量分别为675.77±;152.05mg/kg、403.27±;44.04mg/kg。小鼠腹腔注射胆酸的半数致死量为1.52g/kg,去氧胆酸为1.06g/kg,小鼠静脉注射去氧胆酸的半数致死量为0.15g/kg。小鼠一次腹腔注射天然牛黄或胆酸钙2g/kg,观察1周未见死亡。每日腹腔注射天然牛黄0.6g/kg,连续6天,未见体重减轻和其它症状。高血压大鼠每日腹腔注射天然牛黄0.1g/kg,共15周,未见各重要器官发生病理变化。上述实验表明,天然牛黄毒性很低。培植牛黄腹腔注射给药的小鼠半数致死量为403.27±;44.04mg/kg。小鼠30只,先饥饿8小时(禁食不禁水),随机分3组,分别灌胃15%天然牛黄、10%与15%培植牛黄,给药容量为50ml/kg,4小时后重复给药1次。给药后,多数动物活动明显减少,倦伏。约3小时后惭恢复正常,继续观察7天,未见毒性反应和死亡,饮食正常,皮毛光滑,行为动活均正常。

  ①治温病邪入心包,神昏谵语,兼治卒厥,五痫,中恶,大人小儿痉厥之因于热者:牛黄一两,郁金一两,犀角一两,黄连一两,朱砂一两,梅片二钱五分,麝香二钱五分,真珠五钱,山栀一两,雄黄一两,黄芩一两。上为极细末,炼老蜜为丸,每丸一钱,金箔为衣,蜡护。脉虚者,人参汤下;脉实者,银花、薄荷汤下。每服一丸,大人病重体实者,日再服,甚至日三服;小儿服半丸,不知,再服半丸。(《温病条辨》安宫牛黄丸)

  ②治热入血室,发狂不认人者:牛黄二钱半,朱砂三钱,脑子一钱,郁金三钱,甘草一钱,牡丹皮三钱。上为细末,炼蜜为丸,如皂子大。新水化下。(《索问病机保命集》牛黄膏)

  ③治中风痰厥、不省人事,小儿急慢惊风:牛黄一分,辰砂半分,白牵牛(头末)二分。共研为末,作一服,小儿减半。痰厥温香油下;急慢惊风,黄酒入蜜少许送下。(《鲁府禁方》牛黄散)

  ④治小儿惊热,发歇不定:牛黄一分(细研),川大黄半两,蝉壳一分(微炒),子芩半两,龙齿半两(细研)。上药,捣罗为末,炼蜜和丸,如麻子大,不计时候,煎金、银、薄荷汤下三丸,量儿大小,加减服之。(《圣惠方》牛黄丸)

  ⑤治小儿心肺烦热,黄瘦,毛焦,睡卧多惊,狂语:朱砂半两,牛黄一分。上药,同研如面。每服,以水磨犀角,调下一字。(《圣惠方》)

  ⑥治初生胎热或身体黄者:真牛黄一豆大。入蜜调膏,乳汁化开,时时滴儿口中,形色不实者,勿多服。(《小儿药证直诀》)

  ⑦治小儿胎风热、撮口发噤:牛黄(研)一分,淡竹沥半合。每服牛黄一字匕,用淡竹沥调下,一、二岁儿服之;三、四岁儿每服半钱,日三服。量儿大小,以意加减。(《圣济总录》牛黄竹沥散)

  ⑧治乳岩(乳癌),横痃,瘰疬,痰核,流注,肺痈,小肠痈:犀黄三分,麝香一钱半,乳香、没药(各去油)各一两。各研极细末,黄米饭一两,捣烂为丸,忌火烘,晒干。陈酒送下三钱,患生上部,临卧服,下部空心服。(《外科全生集》犀黄丸)

  ⑨治胎毒疮疖及一切疮疡:牛黄三钱,甘草、金银花各一两,草紫河车五钱。上为末,炼蜜丸,量儿服。(《保婴撮要》牛黄解毒丸)

  ⑩治伤寒咽喉痛,心中烦躁,舌上生疮:牛黄(研)、朴硝(研)、甘草(炙,锉)各一两,升麻、山栀子(去皮)、芍药各半两。捣研为细散,再同研令匀。每服一钱匕,食后煎姜、蜜汤,放冷调下。(《圣济总录》牛黄散)

  ⑾治小儿鹅口疮,不能饮乳:牛黄一分,为末。上一味,用竹沥调匀,沥在儿口中。(《圣济总录》牛黄散)

  1.《医学发明》:中脏,痰涎昏冒,宜至宝之类镇坠;若中血脉、中府之病,初不宜用龙、麝、牛黄,为麝香治脾入肉,牛黄入肝治筋,龙脑入肾治骨,恐引风药入骨髓,如油入面,莫之能出。

  2.《纲目》:《别录》言牛黄恶龙胆,而钱乙治小儿急惊、疳病,凉惊丸、麝香丸皆两用之,何哉?龙胆治惊痫,解热杀虫,与牛黄主治相近,亦肝经药也,不应相恶如此。

  3.《本草经疏》:牛黄,《别录》有小毒,吴普云无毒,然必无毒者为是。入足厥阴、少阳,手少阴经。其主小儿惊?经热,热盛口不能开,及大人癫狂痫痉者,皆肝心二经邪热胶痰为病,心热则火自生焰,肝热则木自生风,风火相搏,故发如上等证,此药味苦气凉,入二经而能除热消痰,则风火息,神魂清,诸证自瘳矣。

  4.《本草汇言》:牛黄为治心之药,必酌佐使得宜而后可。故得丹砂而有宁镇之功,得参、苓而有补养之妙,得菖蒲、山药而有开达心孔之能,得枣仁、远志而有和平藏腑之理,得归、地而有凉血之功,得金、银而有安神之美。凡诸心疾,皆牛黄所宜也。

  5.《本草崇原》:李东垣曰:中风入藏,始用牛黄,更配脑、麝,从骨髓透肌肤以引风出;若中于腑及中经脉者,早用牛黄,反引风邪入于骨髓,如油入面,不能出矣。愚谓风邪入脏,皆为死证,虽有牛黄,用之何益。且牛黄主治,皆心家风热狂烦之证,何曾入骨髓而治骨病乎。脑、麝从骨髓透肌肤,以引风出,是辛窜透发之药,风入于脏,脏气先虚,反配脑、麝,宁不使脏气益虚而真气外泄乎。如风中于府及中经脉,正可合脑、麝而引风外出,又何致如油入面而难出耶。临病用药,畏首畏尾,致六腑经脉之病留而不去,次入于脏,便成不救,斯时用牛黄、脑、麝未见其能生也。

  5.《日华子本草》:疗中风失音,口噤,妇人血噤,惊悸,天行时疾,健忘虚乏。

  8.《会药医镜》:疗小儿急惊,热痰壅塞,麻疹余毒,丹毒,牙疳,喉肿,一切实证垂危者,

  天然牛黄中含有胆红素(bilirubin),胆汁酸(bileacids)[包括胆酸(cholicacid)],脱氧胆酸(deoxycholicacid),胆汁酸盐,胆甾醇(cholesterol),麦角甾醇(ergosterol),脂肪酸(fattyacid),卵磷脂(lecithine),维生素D,无机元素钙,钠,铁,钾,铜,镁,磷等。尚含类胡萝卜素及丙氨酸(alanine),甘氨酸(glycine),牛磺酸(taurine),天冬氨酸(asparticacid),精氨酸(arginine),亮氨酸(leucine),蛋氨酸(methionine)等多种氨基酸及两种酸性肽类成分:平滑肌收缩物质SMC-S2和SMC-F。天然牛黄中的胆红素分为游离胆红素、结合胆红素和共价胆红素3种。其中结合胆红素结合的主要是葡萄糖醛酸,共价胆红素是指与蛋白(主要是白蛋白)共价结合的胆红素。

  本词条仅用于中医药知识的科普,对于任何形式的野生动物和野生植物的使用均须遵守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

英亚体育

返回顶部